Pan潘藩

H.J.: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南卡:

近日读吴冠中先生的自述,其中一条:"风格之形成绝非出于做作,是长期实践中忠于自己感受的自然结果,但它往往使作者成为荣誉的囚犯。"吴先生用了"感受"这个词,真的是妙不可言。人有八识,眼好像是画师最重要的一个意识,正因如此才有无数人过于依赖而忽略了其他的感官。大半年基本没有拍照,但是对于空间与美的理解好像和以前有一些不同了,做东西也由着自己的心情喜好来决定最后的样子,至于科学合理性,随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