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潘藩

隐藏的达达:

翻到这一页,

世界如书,我如页脚的逗点。

自然如童话,我如少年。


匆匆看上一眼万千塔尖,我先掠过布拉格

在捷克的南摩拉维亚亲近这里的绿野

现在的欧洲纷纷扰扰,

只有在这遥远偏僻的乡下,

才留着如此纯净的风景,

或许还能找到小时候耳熟能详的鼹鼠。

一起旅行:

南极南极

北石同学:

见证南极的天空之镜!世间很多极致的美景,都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梦幻感,譬如今日所见之大景。雪山、冰川、天空一一倒映在寒水中,有那么一刻已经分不清哪是真实哪是虚幻,只愿把这假假真真的美景收入眼帘,印入心中。今日之后,突然明白,南极,不仅是地理位置的极致,更是世间绝美风景的极致!

一起旅行:

大維:


【上帝之光】

 

       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脸上,疼在心里。我和小伙伴一直在踌躇、纠结。最终朝圣的决心和不甘战胜了犹豫的魔鬼。一咬牙,淋着雨摸着黑,沿着用枯木组成指示牌的山路,找寻着心中的梅萨之光。估摸走了30分钟,整个山谷静的吓人。摸索了好一阵,终于在不经意间隐约看到以往在我脑海中浮现了无数次的熟悉的场景,心里暗暗窃喜。到达这个梅萨拱门前,居然发现还有一个外国友人比我们俩更狂热,早已架起机器,悠然的在细风细雨中抽起烟来。我们俩也赶紧选好机位,架起脚架(梅萨拱门前好机位估计也就3-5人)装好机器。阴雨绵绵,我们只好用衣服暂时给相机披上“雨衣”。忙乱一整,定下神来。开始四下张望,正好外国友人也闲得蛋疼。三人面面相觑,好尴尬啊。实在是忍不住了,朋友终于打破了沉寂,用不是很灵光的英文开始了搭讪之旅。呵呵,手势加单词,居然沟通的无比顺畅,时不时还发出会心的笑语,在山谷中回荡。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山谷远方开始渐渐泛白,此时的雨势还在延续,乌云比之前更加浓郁了。心中的那一丝侥幸,正一点一点的给雨势浇灭……焦急的等待良久,还是没有任何有光的迹象。三人尴尬的耸耸肩,相互望了望,大概都在想着说“没戏,收工了吧”,只是谁也不愿意先收起相机,心里估计都是默念着奇迹快快出现。几分钟过后,失落的大伙正准备铁定决心,收机器,回营地吃早餐。忽然间雨势感觉渐渐小了,回头望去,正东方地平线上居然泛起一丝黄光。真是天开眼了。只见我们三人又纷纷手忙脚乱的折腾起来,重新回到正常的位置,一片沉寂。一会,清脆的快门声此起披伏响彻山谷。那一丝晨光就只显现了几分钟,又被乌云吞噬了。但此时的感觉无比幸运和满足。我们的诚意、坚持终于感动了上帝,得到了上天的眷顾。这次经历让我记忆犹新,每当遇到拍摄困难的时候,都会想起这次的执着和坚持。只要你坚持信念,一定会得到回报。我特意把这张图取名为《上帝之光》,以此照亮着我在摄影之路上继续前行。


图/文:大维

拍摄时间:2014年10月

拍摄地:美国峡谷地国家公园梅萨拱门

大维微信公众号:david-xiaowenwei


天朝:

Jan:

 【云动青岚】当山头只有一抹微云,山是云温柔的依靠;刹那间,那一抹微云便涌成云海,翻滚在山的所有空隙之间,那一刻,云是山汹涌的情感。 


右边印象:

米壹映画||行摄间:

大維:


在水一方 · 霞浦【 III 】


我们中间隔着一片海

涨潮的时候

我踮着脚尖眺望你

退潮的时候

我挽起裤脚去找寻你

月亮升起时

我在想你

太阳落下时

我还是在想你

看过这么多的风景

都不及你美丽


图:大维    文:小V

拍摄地:福建宁德霞浦

拍摄时间:2016年7月

大维微信公众号:david-xiaowenwei




Jan:

【Lonesome tree】在新西兰南岛,在地球上的某一点,仿佛这里是另一颗宇宙中的行星,瓦纳卡湖水一遍又一遍地清洗着时空,等一棵孤独的树终于站成了全世界所有的树的姿势。 


Jan:

 【云动青岚】当山头只有一抹微云,山是云温柔的依靠;刹那间,那一抹微云便涌成云海,翻滚在山的所有空隙之间,那一刻,云是山汹涌的情感。